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注引资 >5 年亏转盈,旺宏铁汉老董复活记 >正文

5 年亏转盈,旺宏铁汉老董复活记

5 年亏转盈,旺宏铁汉老董复活记

「一年内股价翻 3 倍」、「今年来外资增加持股比重最高之个股」、「结束连 5 年亏损转盈」,这些,是编码型快闪记忆体(NOR Flash)全球第一大厂旺宏电子今年出现在大众视野前的关键字,该公司减资五成后,股价创 16 年新高,对资本市场不熟悉的民众可能心想:这是哪来的飙股?

但对熟悉业界的人而言,大家好奇的是:旺宏董事长吴敏求这一次如何再起?

吴敏求,旺宏创办人,其富戏剧张力的人生,向来与这间公司画上等号。

他曾让旺宏在台湾半导体界的地位,仅次于台积电与联电,并因杰出营运成绩登上《富比士》(Forbes)杂誌封面。从你客厅中的任天堂主机到车库里的车子,都有旺宏的记忆体。

28 年来,吴敏求一直坚持:台湾应该要技术自主、自有品牌,大开大阖的跟外商直球对决。

但自 1999 年底开始,这颗曾闪耀的半导体之星,却接连因吴敏求健康因素及主力产品市况不佳等原因而黯淡。过去 5 年,旺宏共亏损近 230 亿元,去年甚至一度因每股净值低于 5 元,而被打入全额交割股。

这次,吴敏求再起,背景因素,是产业环境变得健康了!

连年亏损仍坚持拚专利
研发经费佔比是别人 7 倍

研调机构集邦科技研究协理吴雅婷解释,近一年,原有对手如赛普拉斯(Cypress)和美光(Micron),因将产能挪至其他高阶品项,逐渐淡出市场,加上汽车及 OLED 面板等新应用需求增加,供不应求,使该品项价格持续上涨,预计缺货至明年下半年,「现在整个市场缺口约还有 2 成。」

然而,他能从谷底爬到云端,在戏棚下守得够久,也是关键。

2010 年,旺宏以 85 亿元向茂德买下 12 吋晶圆厂,吴敏求主张,若没有 12 吋厂,等于断绝一间半导体厂往先进製程发展的机会,营收规模难以做大。

为了长远发展,且当时吴敏求相信美商超微(AMD)创办人杰瑞‧桑德斯(Jerry Sanders)「有晶圆厂才叫真男人!」的观念,即使当年市场认为 85 亿元的金额「买贵了」,他仍坚持买下。

只是,吴敏求完成交易后,市况却急转直下,编码型快闪记忆体因供过于求,价格连年下跌。过去 5 年,加上购买设备机台之费用,旺宏每年的折旧摊提动辄高达 50 亿元到 70 亿元,蚀去其本业获利,造成连 5 年亏损。

然而,即便亏损,吴敏求仍坚持 6 成营收重压此品项,因此相较其竞争对手华邦电子产品组合分散,旺宏在产业低潮时,受伤更鉅。但同时,在亏损期间,旺宏每年投入的研发经费佔其营收比重仍高达 2 成至 3 成,与大厂高通、联发科等公司水準相当,是国内其他记忆体厂的 7 倍到 1.5 倍不等,其所累积的技术专利数目,在半导体领域一度是全台第一。吴敏求维持着他的铁汉性格,不弃守自主研发的梦想。

市况翻转,缺点变优点
3 间外资皆给出买进评等

成、败,都因固执。近一年编码型快闪记忆体市况翻转,旺宏产能跟技术都能跟上,受益幅度更胜同业,目前有 3 间外资出具其报告,皆给予买进评等,最高目标价为 54 元。

它原本的缺点,瞬间变成外资眼中的优点。日本游戏大厂任天堂,一直是佔旺宏营收约 2 成的大客户,过去市况不佳,外界会质疑旺宏客户过于集中。但如今,任天堂新主机 Switch 热卖,却也让外资看好旺宏未来 1 到 2 年的营运。

「旺宏从头到尾一直做这块,市况不好时你觉得它没变通,但市况好时它看起来就聪明……不过至少这公司一直很坚持它所做的,想办法做到最好。」外资里昂证券半导体产业分析师侯明孝表示。

「你问我们这几年做对什幺事?其实做很多,但最重要就是一句话,(想办法)活下来。」一名旺宏主管透露,在低谷时,吴敏求依旧每週 7 天都在早上 6 点半以前进公司,今年 69 岁、曾动过心脏绕道手术的他,更平均每 2 个月就飞遍全球,亲自跑客户,「他(指吴敏求)的纪律、坚持,(对旺宏的复甦)都很重要。」

目前产业分析师和外资都认为,旺宏这波复甦,至少能随编码型快闪记忆体的缺货行情,持续到明年下半年。「旺宏得赶快想除了车用、工规,它的下一步是什幺?」一位记忆体业高阶主管观察。

是英雄造时势,还是时势造英雄?一直是管理学辩论的话题。旺宏这次再起,正因它的「未变」,当时势再度走向它时,才能顺利接球。然而,一位领导人,在低谷要如何坚持而不自我怀疑,箇中难解滋味,或许只有吴敏求最清楚。

文章标题: 5 年亏转盈,旺宏铁汉老董复活记

推荐文章